第十四章 后退半步

下载免费读
凌晨三点三十六分。
  到了后半夜,花城工人体育馆馆附近的繁华街道早已经安静了下来,可挚爱黑夜的人们,依旧没有结束他们的狂欢。
  街道一角,有一座多面体拼接而成的建筑物,富有未来科技感的五边大门旁灰色磨砂墙上,阴刻着金属色泽的字样——“TheUndergroundworld”
  这里是花城唯一一家营业到后半夜的夜店,也正是白开口中的“地下人间”。
  形状扭曲玻璃长廊上铺设着海蓝色的渐变地灯,仿佛一条通往异度空间的隧道,半掩着的隔音帘后,透出扑朔迷离灯光,飘来烟草、酒精与香水混合的味道。
  白开身穿着一袭骚包白色修身西装加樱色衬衫,坐在夜店中央的卡座上,听着耳边节奏感强烈的电音,看着舞池中迷幻的灯光下恣意摇摆肢体的年轻男女,一双深邃的眸子犀利得像是等待狩猎的鹰隼。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取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陆以北打来了,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喜色,急忙起身走到稍微安静一点儿的角落,接通了电话。
  “喂?小北吗?怎么这个时候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正在地下人间玩呢!要不要过来一起嗨?”
  小北已经是个大人了!来这里见见世面,总归是要比天天搂着个铜疙瘩睡觉要好的!白开想。那玩意儿是送给他看家镇宅,不是用来做奇怪的事情的!
  一不小心搞炸了,问题就大发了!
  “嗨你妹,老子马上要死了!我家门,不对,窗户外面有一个怪物,我……”
  电话那头传来陆以北紧张的话语,白开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硬了。
  “喂?喂!小北,你说怪物?怎么会有怪物呢?我不是送了你一个明王像吗?”
  “……”
  电话那头没有再传来回应,白开的表情逐渐凝重了起来。
  “妈的!”
  “小北,你听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你一定要跟我送你的大日明王像待在一起!相信我,它很有用!”
  也不知道陆以北还在不在电话旁,白开又冲着手机里说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舞池中央。
  那里狂欢的人群簇拥之下,有一名身材曼妙,眼眉精致深邃,样貌颇有几分异域风情的金发女郎身上,她站在那里扭动着腰臀,仿佛散发着一股异样的魔力一般,让身边的人黯然失色,聚焦了无数目光。
  白开注视着女郎,眼睛微微眯起,恶狠狠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你今晚最好别搞什么事情,否则,等老子回来,有你好受的!”
  似乎听见了白开的自言自语一般,女郎回过头来,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抽了抽嘴角,脸上露出了尴尬而僵硬的笑容。
  “哼!”白开冷哼了一声,收回目光,把手中的酒杯随手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里,快步朝着夜店外走去。
  出了夜店,走在冷清无人的街道上,白开的脚步越来越快,复杂的银白纹路在他的脸颊和手臂上浮现,白色西装在劲风中飘舞,猎猎作响,擦得发亮的尖头皮鞋与地面擦出几许火星。
  下一刻,伴着一声长剑出鞘般的嗡鸣,一道包裹全身的古代侠客虚影一闪而过,白开的身形骤急,在街道上留下了一串白色残影。
  街道口。
  设卡查酒驾的交警等了大半夜已经开始昏昏欲睡,测速仪突然响起了警报,顿时将两人惊醒了过来,急忙扑到仪器前面,调出影像逐帧慢放,然后两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刚,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啊!?”
  看着定格画面上奔跑姿势夸张的人影,另一名交警小声道,“好像是一个……狂奔的牛郎?”
  “……”
  一个打扮好像牛郎的男人,以超过73.2km/h的速度,在午夜街头狂奔?
  这应该、也许、大概就是传闻中的怪谈了吧?
  一时间,两人面面相觑,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在这个寒冷的秋雨之夜,不仅要顶着风雨,加班加点守护人民的安全出行,还要经受“怪谈”的惊吓。
  夜间执勤实在太不容易!
  ……
  花城民俗文化研究管理局。
  安静的V号办公室内,江蓠借着光线明亮的台灯,仔细地翻阅着卷宗。
  窗外,微风吹来,带着几许清新潮湿的气息,窗沿上黛色风铃随风轻轻摇摆,却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叮铃——!”
  风停了,风铃却还在摇摆着,发出了轻响。
  鱼骨状的铃锤撞击在铃铛上,先是细微的轻响在风中回荡,像细针掉在光滑的陶瓷上,细细脆脆的一声,紧接着便是叮叮咚咚接来一片,声音清脆悦耳,却不知为何让人有一种紧张心悸的感觉。
  听闻风铃声,江蓠猛地回头,看向剧烈碰撞着铃铛的铃锤,微微眯起了眼睛。
  上勾了吗?还真快。
  让阿花偷偷留在那小子身上的咒式起了作用,牵动了风铃,这说明兔先生的灵能波动出现在他的附近了!
  想着,江蓠急忙拿起了桌上的卫星电话,给小女仆打了过去。
  然而……
  几十秒后,江蓠看着手中无人接听的电话,表情逐渐凝重,清澈的眸子里眼神几度变幻,而后轻轻叹了口气,拿起了倚在办公桌旁的手杖,离开办公室,走出了司夜会的大门。
  只能亲自去一趟了。江蓠想。
  虽然不知道安插在陆以北身边盯梢的阿花和一直特别行动小队为什么失去了联系,但诱饵是她放出去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她决不允许诱饵受到伤害!
  被雨水洗过的青石板路上,江蓠拄着手杖,一瘸一拐的前行着,看似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速度却一点儿也不慢。
凌晨三点三十六分。
  到了后半夜,花城工人体育馆馆附近的繁华街道早已经安静了下来,可挚爱黑夜的人们,依旧没有结束他们的狂欢。
  街道一角,有一座多面体拼接而成的建筑物,富有未来科技感的五边大门旁灰色磨砂墙上,阴刻着金属色泽的字样——“TheUndergroundworld”
  这里是花城唯一一家营业到后半夜的夜店,也正是白开口中的“地下人间”。
  形状扭曲玻璃长廊上铺设着海蓝色的渐变地灯,仿佛一条通往异度空间的隧道,半掩着的隔音帘后,透出扑朔迷离灯光,飘来烟草、酒精与香水混合的味道。
  白开身穿着一袭骚包白色修身西装加樱色衬衫,坐在夜店中央的卡座上,听着耳边节奏感强烈的电音,看着舞池中迷幻的灯光下恣意摇摆肢体的年轻男女,一双深邃的眸子犀利得像是等待狩猎的鹰隼。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取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陆以北打来了,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喜色,急忙起身走到稍微安静一点儿的角落,接通了电话。
  “喂?小北吗?怎么这个时候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正在地下人间玩呢!要不要过来一起嗨?”
  小北已经是个大人了!来这里见见世面,总归是要比天天搂着个铜疙瘩睡觉要好的!白开想。那玩意儿是送给他看家镇宅,不是用来做奇怪的事情的!
  一不小心搞炸了,问题就大发了!
  “嗨你妹,老子马上要死了!我家门,不对,窗户外面有一个怪物,我……”
  电话那头传来陆以北紧张的话语,白开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硬了。
  “喂?喂!小北,你说怪物?怎么会有怪物呢?我不是送了你一个明王像吗?”
  “……”
  电话那头没有再传来回应,白开的表情逐渐凝重了起来。
  “妈的!”
  “小北,你听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你一定要跟我送你的大日明王像待在一起!相信我,它很有用!”
  也不知道陆以北还在不在电话旁,白开又冲着手机里说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舞池中央。
  那里狂欢的人群簇拥之下,有一名身材曼妙,眼眉精致深邃,样貌颇有几分异域风情的金发女郎身上,她站在那里扭动着腰臀,仿佛散发着一股异样的魔力一般,让身边的人黯然失色,聚焦了无数目光。
  白开注视着女郎,眼睛微微眯起,恶狠狠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你今晚最好别搞什么事情,否则,等老子回来,有你好受的!”
  似乎听见了白开的自言自语一般,女郎回过头来,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抽了抽嘴角,脸上露出了尴尬而僵硬的笑容。
  “哼!”白开冷哼了一声,收回目光,把手中的酒杯随手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里,快步朝着夜店外走去。
  出了夜店,走在冷清无人的街道上,白开的脚步越来越快,复杂的银白纹路在他的脸颊和手臂上浮现,白色西装在劲风中飘舞,猎猎作响,擦得发亮的尖头皮鞋与地面擦出几许火星。
  下一刻,伴着一声长剑出鞘般的嗡鸣,一道包裹全身的古代侠客虚影一闪而过,白开的身形骤急,在街道上留下了一串白色残影。
  街道口。
  设卡查酒驾的交警等了大半夜已经开始昏昏欲睡,测速仪突然响起了警报,顿时将两人惊醒了过来,急忙扑到仪器前面,调出影像逐帧慢放,然后两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刚,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啊!?”
  看着定格画面上奔跑姿势夸张的人影,另一名交警小声道,“好像是一个……狂奔的牛郎?”
  “……”
  一个打扮好像牛郎的男人,以超过73.2km/h的速度,在午夜街头狂奔?
  这应该、也许、大概就是传闻中的怪谈了吧?
  一时间,两人面面相觑,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在这个寒冷的秋雨之夜,不仅要顶着风雨,加班加点守护人民的安全出行,还要经受“怪谈”的惊吓。
  夜间执勤实在太不容易!
  ……
  花城民俗文化研究管理局。
  安静的V号办公室内,江蓠借着光线明亮的台灯,仔细地翻阅着卷宗。
  窗外,微风吹来,带着几许清新潮湿的气息,窗沿上黛色风铃随风轻轻摇摆,却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叮铃——!”
  风停了,风铃却还在摇摆着,发出了轻响。
  鱼骨状的铃锤撞击在铃铛上,先是细微的轻响在风中回荡,像细针掉在光滑的陶瓷上,细细脆脆的一声,紧接着便是叮叮咚咚接来一片,声音清脆悦耳,却不知为何让人有一种紧张心悸的感觉。
  听闻风铃声,江蓠猛地回头,看向剧烈碰撞着铃铛的铃锤,微微眯起了眼睛。
  上勾了吗?还真快。
  让阿花偷偷留在那小子身上的咒式起了作用,牵动了风铃,这说明兔先生的灵能波动出现在他的附近了!
  想着,江蓠急忙拿起了桌上的卫星电话,给小女仆打了过去。
  然而……
  几十秒后,江蓠看着手中无人接听的电话,表情逐渐凝重,清澈的眸子里眼神几度变幻,而后轻轻叹了口气,拿起了倚在办公桌旁的手杖,离开办公室,走出了司夜会的大门。
  只能亲自去一趟了。江蓠想。
  虽然不知道安插在陆以北身边盯梢的阿花和一直特别行动小队为什么失去了联系,但诱饵是她放出去的,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她决不允许诱饵受到伤害!
  被雨水洗过的青石板路上,江蓠拄着手杖,一瘸一拐的前行着,看似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速度却一点儿也不慢。
凌晨三点三十六分。
  到后半夜花城工体育馆馆附近繁华街道早已经安静下来可挚爱黑夜们依旧没有结束们狂欢。
  街道角有座多面体拼接而成建筑物富有未来科技感五边大门旁灰色磨砂墙上阴刻着金属色泽字样——“TheUndergroundworld”
  里花城唯家营业到后半夜夜店也正白开口中“地下间”。
  形状扭曲玻璃长廊上铺设着海蓝色渐变地灯仿佛条通往异度空间隧道半掩着隔音帘后透出扑朔迷离灯光飘来烟草、酒精与香水混合味道。
  白开身穿着袭骚包白色修身西装加樱色衬衫坐在夜店中央卡座上听着耳边节奏感强烈电音看着舞池中迷幻灯光下恣意摇摆肢体年轻男女双深邃眸子犀利得像等待狩猎鹰隼。
  突然手机响取出手机看眼见陆以北打来脸上顿时浮现抹喜色急忙起身走到稍微安静点儿角落接通电话。
  “喂?小北?怎么时候想起给打电话?正在地下间玩呢!要要过来起嗨?”
  小北已经大!来里见见世面总归要比天天搂着铜疙瘩睡觉要!白开想。那玩意儿送给看家镇宅用来做奇怪事情!
  小心搞炸问题就大发!
  “嗨妹老子马上要死!家门对窗户外面有怪物……”
  电话那头传来陆以北紧张话语白开脸上笑容瞬间就僵硬。
  “喂?喂!小北说怪物?怎么会有怪物呢?送明王像?”
  “……”
  电话那头没有再传来回应白开表情逐渐凝重起来。
  “妈!”
  “小北听说无论发生什么定要跟送大日明王像待在起!相信它很有用!”
  也知道陆以北还在在电话旁白开又冲着手机里说句然后转头看向舞池中央。
  那里狂欢群簇拥之下有名身材曼妙眼眉精致深邃样貌颇有几分异域风情金发女郎身上她站在那里扭动着腰臀仿佛散发着股异样魔力般让身边黯然失色聚焦无数目光。
  白开注视着女郎眼睛微微眯起恶狠狠地自言自语句“今晚最别搞什么事情否则等老子回来有受!”
  似乎听见白开自言自语般女郎回过头来朝着所在方向看眼抽抽嘴角脸上露出尴尬而僵硬笑容。
  “哼!”白开冷哼声收回目光把手中酒杯随手扔进身旁垃圾桶里快步朝着夜店外走去。
  出夜店走在冷清无街道上白开脚步越来越快复杂银白纹路在脸颊和手臂上浮现白色西装在劲风中飘舞猎猎作响擦得发亮尖头皮鞋与地面擦出几许火星。
  下刻伴着声长剑出鞘般嗡鸣道包裹全身古代侠客虚影闪而过白开身形骤急在街道上留下串白色残影。
  街道口。
  设卡查酒驾交警等大半夜已经开始昏昏欲睡测速仪突然响起警报顿时将两惊醒过来急忙扑到仪器前面调出影像逐帧慢放然后两都呆在原地。
  “刚刚才那什么鬼东西啊!?”
  看着定格画面上奔跑姿势夸张影另名交警小声道“像……狂奔牛郎?”
  “……”
  打扮像牛郎男以超过73.2km/h速度在午夜街头狂奔?
  应该、也许、大概就传闻中怪谈?
  时间两面面相觑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在寒冷秋雨之夜仅要顶着风雨加班加点守护民安全出行还要经受“怪谈”惊吓。
  夜间执勤实在太容易!
  ……
  花城民俗文化研究管理局。
  安静V号办公室内江蓠借着光线明亮台灯仔细地翻阅着卷宗。
  窗外微风吹来带着几许清新潮湿气息窗沿上黛色风铃随风轻轻摇摆却没有发出点儿声音。
  “叮铃——!”
  风停风铃却还在摇摆着发出轻响。
  鱼骨状铃锤撞击在铃铛上先细微轻响在风中回荡像细针掉在光滑陶瓷上细细脆脆声紧接着便叮叮咚咚接来片声音清脆悦耳却知为何让有种紧张心悸感觉。
  听闻风铃声江蓠猛地回头看向剧烈碰撞着铃铛铃锤微微眯起眼睛。
  上勾?还真快。
  让阿花偷偷留在那小子身上咒式起作用牵动风铃说明兔先生灵能波动出现在附近!
  想着江蓠急忙拿起桌上卫星电话给小女仆打过去。
  然而……
  几十秒后江蓠看着手中无接听电话表情逐渐凝重清澈眸子里眼神几度变幻而后轻轻叹口气拿起倚在办公桌旁手杖离开办公室走出司夜会大门。
  只能亲自去趟。江蓠想。
  虽然知道安插在陆以北身边盯梢阿花和直特别行动小队为什么失去联系但诱饵她放出去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她决允许诱饵受到伤害!
  被雨水洗过青石板路上江蓠拄着手杖瘸拐前行着看似每步都走得很艰难速度却点儿也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