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们已经离婚了

下载免费读
    渐渐地,手脚失去了知觉。
  
      渐渐地,神思也不再清明。
  
      白鸽手脚不再用力之后,静静飘在了水中,长发随着水流轻轻晃动,像安静的水藻。她觉得自己很轻很轻,像五线谱上一个小小的音符,翩跹而去。
  
      突然,远远地,一个黑影。
  
      一个猛冲,剑一样刺破了江水。
  
      带着一束光。
  
      由远及近。
  
      白鸽的眼皮很沉,指尖动了动。下一刻,她的头被小心地放在一个安全的臂弯里,朝水面上游去。
    渐渐地,手脚失去了知觉。
  
      渐渐地,神思也不再清明。
  
      白鸽手脚不再用力之后,静静飘在了水中,长发随着水流轻轻晃动,像安静的水藻。她觉得自己很轻很轻,像五线谱上一个小小的音符,翩跹而去。
  
      突然,远远地,一个黑影。
  
      一个猛冲,剑一样刺破了江水。
  
      带着一束光。
  
      由远及近。
  
      白鸽的眼皮很沉,指尖动了动。下一刻,她的头被小心地放在一个安全的臂弯里,朝水面上游去。
  
      然后就是救护车声,说话声,脚步声。白鸽努力听清但是依然什么都听不真切。
  
      她知道她得救了。心里那一片茫茫然也像被风吹散了一样。
  
      她如释重负地,晕了过去。
  
      ……
  
      陆宅。
  
      白鸽瘦弱的手腕上,被绳子勒破的痕迹已经结痂了,在她胜雪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
  
      陆元赫一向专注清明的眼睛,此刻写满了疲惫。他在床前看着这个让人心疼的小女人,这是他第二次见到熟睡的她。
  
      上一次,她喝了酒,有着执拗又委屈的神情,撅着嘴,小脸儿上挂满泪痕。
  
      此刻,她发着高烧,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皱着眉头,好像做了噩梦,睡得极不安稳。
  
      忍不住像上次一样,伸出手,在她身上轻拍。
  
      “别怕,别怕,没事了……”语气温柔的,像在哄一个小女儿。
  
      这一拍倒好,白鸽在梦里却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
  
      就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大人一安慰,反倒把所有委屈一下子哭出来。
  
      陆元赫心里一疼。
  
      ……
  
      “陆少,”韩彬扶了扶眼镜,试探性地开口:“江水凉,厨房煮了姜汤,您喝一点吧。”
  
      “不用了,等她醒了给她喝吧。”陆元赫的眼神,又恢复了平日的理智:“说说吧,是哪个不要命的,敢把我的人劫走?”
  
      “穷途末路的两个惯犯,以前在监狱里认识的,看到新闻一拍即合,要绑了白小姐要点钱。”
  
      “人呢?”
  
      “都控制住了。推白小姐进江的那个吃了不少苦头。他本来想趁着咱们救人,给自己逃跑争取点时间。您看……要不要送到警察局……”
  
      陆元赫轻轻摇了摇头,“那样对集团影响不好,而且……我还有自己的打算。”
  
      “那,那两个人……”
  
      “消失。”
  
      韩彬不禁感到一阵不寒而栗。只有犯了大忌讳的,才会惹的总裁如此动怒。
  
      韩彬不由得又看了床上的白鸽一眼。今天在江边,见到白鸽落水的时候,韩彬感觉到总裁身子一震。然后迅速找来了快艇,在江心毫不犹豫地一跃而入。
  
      那一刻韩彬都愣了。
  
      因为他在总裁身上看到了慌乱。那是自己跟了冷静克制的总裁多年,从来没有在总裁身上看到过的慌乱。
  
      “陆少,没什么事我先下去了。”
  
      “等等,”陆元赫没回头,眼睛依然看着床上的女人:“谁把我和她的照片发出来的,爆出这种新闻来的媒体,怕是也不想做了吧?”
    渐渐地手脚失去知觉。
  
      渐渐地神思也再清明。
  
      白鸽手脚再用力之后静静飘在水中长发随着水流轻轻晃动像安静水藻。她觉得自己很轻很轻像五线谱上小小音符翩跹而去。
  
      突然远远地黑影。
  
      猛冲剑样刺破江水。
  
      带着束光。
  
      由远及近。
  
      白鸽眼皮很沉指尖动动。下刻她头被小心地放在安全臂弯里朝水面上游去。
  
      然后就救护车声说话声脚步声。白鸽努力听清但依然什么都听真切。
  
      她知道她得救。心里那片茫茫然也像被风吹散样。
  
      她如释重负地晕过去。
  
      ……
  
      陆宅。
  
      白鸽瘦弱手腕上被绳子勒破痕迹已经结痂在她胜雪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
  
      陆元赫向专注清明眼睛此刻写满疲惫。在床前看着让心疼小女第二次见到熟睡她。
  
      上次她喝酒有着执拗又委屈神情撅着嘴小脸儿上挂满泪痕。
  
      此刻她发着高烧脸色苍白得像张纸皱着眉头像做噩梦睡得极安稳。
  
      忍住像上次样伸出手在她身上轻拍。
  
      “别怕别怕没事……”语气温柔像在哄小女儿。
  
      拍倒白鸽在梦里却抽抽嗒嗒地哭起来。
  
      就像受委屈小孩子大安慰反倒把所有委屈下子哭出来。
  
      陆元赫心里疼。
  
      ……
  
      “陆少”韩彬扶扶眼镜试探性地开口:“江水凉厨房煮姜汤您喝点。”
  
      “用等她醒给她喝。”陆元赫眼神又恢复平日理智:“说说哪要命敢把劫走?”
  
      “穷途末路两惯犯以前在监狱里认识看到新闻拍即合要绑白小姐要点钱。”
  
      “呢?”
  
      “都控制住。推白小姐进江那吃少苦头。本来想趁着咱们救给自己逃跑争取点时间。您看……要要送到警察局……”
  
      陆元赫轻轻摇摇头“那样对集团影响而且……还有自己打算。”
  
      “那那两……”
  
      “消失。”
  
      韩彬禁感到阵寒而栗。只有犯大忌讳才会惹总裁如此动怒。
  
      韩彬由得又看床上白鸽眼。今天在江边见到白鸽落水时候韩彬感觉到总裁身子震。然后迅速找来快艇在江心毫犹豫地跃而入。
  
      那刻韩彬都愣。
  
      因为在总裁身上看到慌乱。那自己跟冷静克制总裁多年从来没有在总裁身上看到过慌乱。
  
      “陆少没什么事先下去。”
  
      “等等”陆元赫没回头眼睛依然看着床上女:“谁把和她照片发出来爆出种新闻来媒体怕也想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