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冰封放逐

下载免费读
玄武历两千三百年,随着道极星盟宣布现世的最后一位纯元修炼者消失,意味着道元纪元彻底结束,也意味着在苍玄星域将进入全员修玄时代。
  无人知晓道元纪元起于何时,也无人知晓历史的断层下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暗黑动荡。天地间的元气起源仿佛被彻底的剥离,整个星域再也无法自然的产生出哪怕一丝的元气,留下的只是储存元气的元石。
  这些元石元气就像是封存在缸坛之中的“死水”,毫无生机、毫无灵性。
  所有需要元气激活的兵器、阵法、符箓、......都被尘封,难以单纯用元石激活,而这其中不乏存在着记录历史断层下暗黑动动荡末的元玉。
  唯一被知晓的便是在动荡中,当时最为璀璨的“黄金一代”一一陨落,数不尽的强者宛如蝼蚁般化作灰飞,甚至连一具骨骸、一丝印记都未曾留下。余下的只是为数不多的低阶修炼者,他们的元气未曾质变,说白了当做是一颗较为大些的“人形元石”也不为过。
  原本以为,修炼时代将会就此落幕,但妖气却未消散,虽比起以往仿佛缺少了什么,可妖兽仍能据此修炼。妖兽的肆虐使得人们不得不再另辟蹊径寻找新的修炼物质,新的修炼途径。
  白家,虽不是玄武纪元几大开创者的创玄家族,但其玄武纪的一代老祖凭借着其惊艳的修炼天赋,改创自道元时代传承而下的家族功法,使之部分功法改动后能顺玄而修,据此获得了不弱于创玄家族的底蕴,与之分庭抗礼。
  今日,不仅是白家的族内少一辈的“青比”,同时被誉白家未来道蕴的少族长——白夜,也在今日踏入星河境。一切的一切,不论是族会上一批批精英小辈的层继出现,还是白夜正式踏入星河境修为直追老一辈,无不昭示着白家未来的辉煌——踏入创玄家族指日可待。
  然而这一切美好的期望随着司空破灭的出现,却化作了泡影,散若灰飞。
  白家中心广场上尸横遍野,满是破碎的人形冰雕,断肢残骸散落一地,血迹附着的冰渣给地面裹上了一层诡异的血白“银装”;山门大阵被破开,一根根阵柱被打崩,或横插山峦,或贯穿碉楼。
  不论是族内的阵法塔还是藏武阁也都难逃此命运,一副断壁残垣的景象占据了眼中的半片视野。
  在余波危及之下仍能存活下来的族人此刻也被逼的躲在密地核心大阵中不敢踏出半步,但他们的脸上却仍是忧心忡忡,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若是族长不回,核心大阵破碎也只是时间问题。
  大阵前方,一似人非鬼的男子裸露着上身,灰色的皮肤上布满了白色条纹,幽蓝的眼眸中充斥着冷漠的目光,狂乱的发丝无风自动,左手还拖着一位半倒在地上的老者。老者身上的衣物破碎不堪满是血迹,气息微弱好像会随时死去一般。
  “怎么样,白夜。想好了吗?只要你出来,我便罢手。至于你父亲,哼,你们等不到了。他已经被我放消息引入绝地去寻你的爷爷。真是可笑!烈阳境便自认为这片星域无敌了吗?不惧诡计以力破之?”说话之人正是司空破灭。
  “别听他的,夜儿。司空老魔暴虐成性,抛开别的不谈,就算你出去,他杀了你之后也必定会继续破阵戮我全族,修炼至今这种桥段你肯定见得不少,你应该能明白就算出去也是无用!”阵内一老者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也不管自己仍在不停的咳血赶忙说道,并右手作势要拉住白夜。
  “当真不出来吗,此阵你真以为我破不开?也好,我先杀了手中这老东西,再慢慢和你们耗,留给我的时间还多的很。”
  “放了五长老进来,我出去。”阵内一十四五岁的紫发少年平静说道。少年衣着完整看似并无经历过先前的战斗。少年正是被誉为白家古今最强天赋者,白夜。
  族内青比时,白夜正在密地突破星河境,随后仍是一直在继续稳固境界,谁曾想没多久便感应到了外界毁天灭地的战斗声势。当即发觉不对,没想到出来所见到的竟是这样一幅景象。
  司空老魔不知以何种手段混进族内山门大阵,躲过了识别,从内轻而易举的击毁法阵,长老、小辈被屠戮死伤甚多。
  “恩?可以,我只对你有兴趣。”司空老魔挑了挑眉有些诧异,似乎根本就没想到白夜会答应。
  “不可,夜儿!”
  “不要啊!夜儿哥!”
  “万万不行,白夜你不能出去!”
  “.......”
  白夜平静的踏出到了阵外,到现在白夜终于明白,以往那些被自己打上“愚蠢”标签人的想法了。
  人生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想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再行动的,明知结果又如果?十死无生又怎样?自己所在乎的东西,希望哪怕万不存一,我也要试!
  司空破灭戏谑的笑道:“你们父子都缺脑子,哈哈哈哈哈。”
  “料到了你会食言而肥,司空老魔。”
  “有意思,那我偏偏就讲一回信用。”老魔以破灭魔气封住白夜返回阵内的全部道路后,随手将半死不活的五长老扔到阵前,丝毫不在意阵内的人将五长老带回去。
  “十四岁,星河境?!降生便引得鸿蒙紫气入体,先天化骨境,一岁阵玄,三岁山河,七岁遁天。九岁便踏入星境与同辈已不在一个层次。难怪同辈称尊,你们父子二人,压的我与绝儿死死的。不过我可没什么顾虑,绝儿打不过你留下心魔,你父亲要剿灭我追杀数次,老子就来毁你。”
  “来。”司空破灭伸出一根食指向白夜勾了勾,完全是一副要戏杀的样子。
  白夜没什么好客气的,虽都说他已不和刚入星境的同辈在一条竞争线上了,但比起老一辈,他还需要的是年月。当即调动了全部星河境玄力,上来就是白家玄功绝顶武学,白流战体、白影化型、幻白流界、白剑溟空、白阳断域......一气呵成,一时间发动了自身最强攻击,将近抽空了全身玄力。
  烟气散去,司空老魔仍双手交叉着原地未动分毫,若不是看到其皮肤上有轻微的擦伤,白夜都怀疑连对方的护体魔气都未破开。
  看到如此情景,阵内长老们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无力的摇了摇头。
  “三星境后愈是往后境界的差距鸿沟会愈发愈的大。夜儿还是炼星境时便能以绝对姿态镇压踏星境同辈。而如今星河境与老魔之间还隔着一个大境界。我们之中最强者霜月境巅峰的老五都敌不过老魔,更何况老魔在红月境多年虽未突破到族长的烈阳境,但也多次在族长的追杀下逃遁。唉....夜儿缺时间啊”
  白夜虽有预料,但看到老魔静立不动却仅能给他造成一些擦伤还是略微有些失望。
  “结束了?我还真有点希望你能给我一些小“惊喜”呢。
  看老魔的姿态虽有些令人绝望,可白夜却未一蹶不振,而是取出了一柄宛若全身石料包裹近似完全石化的长剑。
玄武历两千三百年随着道极星盟宣布现世的最后一位纯元修炼者消失意味着道元纪元彻底结束也意味着在苍玄星域将进入全员修玄时代无人知晓道元纪元起于何时也无人知晓历史的断层下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暗黑动荡天地间的元气起源仿佛被彻底的剥离整个星域再也无法自然的产生出哪怕一丝的元气留下的只是储存元气的元石这些元石元气就像是封存在缸坛之中的死水毫无生机毫无灵性所有需要元气激活的兵器阵法符箓都被尘封难以单纯用元石激活而这其中不乏存在着记录历史断层下暗黑动动荡末的元玉唯一被知晓的便是在动荡中当时最为璀璨的黄金一代一一陨落数不尽的强者宛如蝼蚁般化作灰飞甚至连一具骨骸一丝印记都未曾留下余下的只是为数不多的低阶修炼者他们的元气未曾质变说白了当做是一颗较为大些的人形元石也不为过原本以为修炼时代将会就此落幕但妖气却未消散虽比起以往仿佛缺少了什么可妖兽仍能据此修炼妖兽的肆虐使得人们不得不再另辟蹊径寻找新的修炼物质新的修炼途径白家虽不是玄武纪元几大开创者的创玄家族但其玄武纪的一代老祖凭借着其惊艳的修炼天赋改创自道元时代传承而下的家族功法使之部分功法改动后能顺玄而修据此获得了不弱于创玄家族的底蕴与之分庭抗礼今日不仅是白家的族内少一辈的青比同时被誉白家未来道蕴的少族长白夜也在今日踏入星河境一切的一切不论是族会上一批批精英小辈的层继出现还是白夜正式踏入星河境修为直追老一辈无不昭示着白家未来的辉煌踏入创玄家族指日可待然而这一切美好的期望随着司空破灭的出现却化作了泡影散若灰飞白家中心广场上尸横遍野满是破碎的人形冰雕断肢残骸散落一地血迹附着的冰渣给地面裹上了一层诡异的血白银装山门大阵被破开一根根阵柱被打崩或横插山峦或贯穿碉楼不论是族内的阵法塔还是藏武阁也都难逃此命运一副断壁残垣的景象占据了眼中的半片视野在余波危及之下仍能存活下来的族人此刻也被逼的躲在密地核心大阵中不敢踏出半步但他们的脸上却仍是忧心忡忡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若是族长不回核心大阵破碎也只是时间问题大阵前方一似人非鬼的男子裸露着上身灰色的皮肤上布满了白色条纹幽蓝的眼眸中充斥着冷漠的目光狂乱的发丝无风自动左手还拖着一位半倒在地上的老者老者身上的衣物破碎不堪满是血迹气息微弱好像会随时死去一般怎么样白夜想好了吗只要你出来我便罢手至于你父亲哼你们等不到了他已经被我放消息引入绝地去寻你的爷爷真是可笑烈阳境便自认为这片星域无敌了吗不惧诡计以力破之说话之人正是司空破灭别听他的夜儿司空老魔暴虐成性抛开别的不谈就算你出去他杀了你之后也必定会继续破阵戮我全族修炼至今这种桥段你肯定见得不少你应该能明白就算出去也是无用阵内一老者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也不管自己仍在不停的咳血赶忙说道并右手作势要拉住白夜当真不出来吗此阵你真以为我破不开也好我先杀了手中这老东西再慢慢和你们耗留给我的时间还多的很放了五长老进来我出去阵内一十四五岁的紫发少年平静说道少年衣着完整看似并无经历过先前的战斗少年正是被誉为白家古今最强天赋者白夜族内青比时白夜正在密地突破星河境随后仍是一直在继续稳固境界谁曾想没多久便感应到了外界毁天灭地的战斗声势当即发觉不对没想到出来所见到的竟是这样一幅景象司空老魔不知以何种手段混进族内山门大阵躲过了识别从内轻而易举的击毁法阵长老小辈被屠戮死伤甚多恩可以我只对你有兴趣司空老魔挑了挑眉有些诧异似乎根本就没想到白夜会答应不可夜儿不要啊夜儿哥万万不行白夜你不能出去白夜平静的踏出到了阵外到现在白夜终于明白以往那些被自己打上愚蠢标签人的想法了人生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想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再行动的明知结果又如果十死无生又怎样自己所在乎的东西希望哪怕万不存一我也要试司空破灭戏谑的笑道你们父子都缺脑子哈哈哈哈哈料到了你会食言而肥司空老魔有意思那我偏偏就讲一回信用老魔以破灭魔气封住白夜返回阵内的全部道路后随手将半死不活的五长老扔到阵前丝毫不在意阵内的人将五长老带回去十四岁星河境降生便引得鸿蒙紫气入体先天化骨境一岁阵玄三岁山河七岁遁天九岁便踏入星境与同辈已不在一个层次难怪同辈称尊你们父子二人压的我与绝儿死死的不过我可没什么顾虑绝儿打不过你留下心魔你父亲要剿灭我追杀数次老子就来毁你来司空破灭伸出一根食指向白夜勾了勾完全是一副要戏杀的样子白夜没什么好客气的虽都说他已不和刚入星境的同辈在一条竞争线上了但比起老一辈他还需要的是年月当即调动了全部星河境玄力上来就是白家玄功绝顶武学白流战体白影化型幻白流界白剑溟空白阳断域一气呵成一时间发动了自身最强攻击将近抽空了全身玄力烟气散去司空老魔仍双手交叉着原地未动分毫若不是看到其皮肤上有轻微的擦伤白夜都怀疑连对方的护体魔气都未破开看到如此情景阵内长老们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无力的摇了摇头三星境后愈是往后境界的差距鸿沟会愈发愈的大夜儿还是炼星境时便能以绝对姿态镇压踏星境同辈而如今星河境与老魔之间还隔着一个大境界我们之中最强者霜月境巅峰的老五都敌不过老魔更何况老魔在红月境多年虽未突破到族长的烈阳境但也多次在族长的追杀下逃遁唉夜儿缺时间啊白夜虽有预料但看到老魔静立不动却仅能给他造成一些擦伤还是略微有些失望结束了我还真有点希望你能给我一些小惊喜呢看老魔的姿态虽有些令人绝望可白夜却未一蹶不振而是取出了一柄宛若全身石料包裹近似完全石化的长剑玄武历两千三百年随着道极星盟宣布现世最后位纯元修炼者消失意味着道元纪元彻底结束也意味着在苍玄星域将进入全员修玄时代。
  无知晓道元纪元起于何时也无知晓历史断层下究竟发生怎样暗黑动荡。天地间元气起源仿佛被彻底剥离整星域再也无法自然产生出哪怕丝元气留下只储存元气元石。
  些元石元气就像封存在缸坛之中“死水”毫无生机、毫无灵性。
  所有需要元气激活兵器、阵法、符箓、......都被尘封难以单纯用元石激活而其中乏存在着记录历史断层下暗黑动动荡末元玉。
  唯被知晓便在动荡中当时最为璀璨“黄金代”陨落数尽强者宛如蝼蚁般化作灰飞甚至连具骨骸、丝印记都未曾留下。余下只为数多低阶修炼者们元气未曾质变说白当做颗较为大些“形元石”也为过。
  原本以为修炼时代将会就此落幕但妖气却未消散虽比起以往仿佛缺少什么可妖兽仍能据此修炼。妖兽肆虐使得们得再另辟蹊径寻找新修炼物质新修炼途径。
  白家虽玄武纪元几大开创者创玄家族但其玄武纪代老祖凭借着其惊艳修炼天赋改创自道元时代传承而下家族功法使之部分功法改动后能顺玄而修据此获得弱于创玄家族底蕴与之分庭抗礼。
  今日仅白家族内少辈“青比”同时被誉白家未来道蕴少族长——白夜也在今日踏入星河境。切切论族会上批批精英小辈层继出现还白夜正式踏入星河境修为直追老辈无昭示着白家未来辉煌——踏入创玄家族指日可待。
  然而切美期望随着司空破灭出现却化作泡影散若灰飞。
  白家中心广场上尸横遍野满破碎形冰雕断肢残骸散落地血迹附着冰渣给地面裹上层诡异血白“银装”;山门大阵被破开根根阵柱被打崩或横插山峦或贯穿碉楼。
  论族内阵法塔还藏武阁也都难逃此命运副断壁残垣景象占据眼中半片视野。
  在余波危及之下仍能存活下来族此刻也被逼躲在密地核心大阵中敢踏出半步但们脸上却仍忧心忡忡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若族长回核心大阵破碎也只时间问题。
  大阵前方似非鬼男子裸露着上身灰色皮肤上布满白色条纹幽蓝眼眸中充斥着冷漠目光狂乱发丝无风自动左手还拖着位半倒在地上老者。老者身上衣物破碎堪满血迹气息微弱像会随时死去般。
  “怎么样白夜。想?只要出来便罢手。至于父亲哼们等到。已经被放消息引入绝地去寻爷爷。真可笑!烈阳境便自认为片星域无敌?惧诡计以力破之?”说话之正司空破灭。
  “别听夜儿。司空老魔暴虐成性抛开别谈就算出去杀之后也必定会继续破阵戮全族修炼至今种桥段肯定见得少应该能明白就算出去也无用!”阵内老者手捂住自己胸口也管自己仍在停咳血赶忙说道并右手作势要拉住白夜。
  “当真出来此阵真以为破开?也先杀手中老东西再慢慢和们耗留给时间还多很。”
  “放五长老进来出去。”阵内十四五岁紫发少年平静说道。少年衣着完整看似并无经历过先前战斗。少年正被誉为白家古今最强天赋者白夜。
  族内青比时白夜正在密地突破星河境随后仍直在继续稳固境界谁曾想没多久便感应到外界毁天灭地战斗声势。当即发觉对没想到出来所见到竟样幅景象。
  司空老魔知以何种手段混进族内山门大阵躲过识别从内轻而易举击毁法阵长老、小辈被屠戮死伤甚多。
  “恩?可以只对有兴趣。”司空老魔挑挑眉有些诧异似乎根本就没想到白夜会答应。
  “可夜儿!”
  “要啊!夜儿哥!”
  “万万行白夜能出去!”
  “.......”
  白夜平静踏出到阵外到现在白夜终于明白以往那些被自己打上“愚蠢”标签想法。
  生所有事都需要想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再行动明知结果又如果?十死无生又怎样?自己所在乎东西希望哪怕万存也要试!
  司空破灭戏谑笑道:“们父子都缺脑子哈哈哈哈哈。”
  “料到会食言而肥司空老魔。”
  “有意思那偏偏就讲回信用。”老魔以破灭魔气封住白夜返回阵内全部道路后随手将半死活五长老扔到阵前丝毫在意阵内将五长老带回去。
  “十四岁星河境?!降生便引得鸿蒙紫气入体先天化骨境岁阵玄三岁山河七岁遁天。九岁便踏入星境与同辈已在层次。难怪同辈称尊们父子二压与绝儿死死。过可没什么顾虑绝儿打过留下心魔父亲要剿灭追杀数次老子就来毁。”
  “来。”司空破灭伸出根食指向白夜勾勾完全副要戏杀样子。
  白夜没什么客气虽都说已和刚入星境同辈在条竞争线上但比起老辈还需要年月。当即调动全部星河境玄力上来就白家玄功绝顶武学白流战体、白影化型、幻白流界、白剑溟空、白阳断域......气呵成时间发动自身最强攻击将近抽空全身玄力。
  烟气散去司空老魔仍双手交叉着原地未动分毫若看到其皮肤上有轻微擦伤白夜都怀疑连对方护体魔气都未破开。
  看到如此情景阵内长老们仿佛早有预料般无力摇摇头。
  “三星境后愈往后境界差距鸿沟会愈发愈大。夜儿还炼星境时便能以绝对姿态镇压踏星境同辈。而如今星河境与老魔之间还隔着大境界。们之中最强者霜月境巅峰老五都敌过老魔更何况老魔在红月境多年虽未突破到族长烈阳境但也多次在族长追杀下逃遁。唉....夜儿缺时间啊”
  白夜虽有预料但看到老魔静立动却仅能给造成些擦伤还略微有些失望。
  “结束?还真有点希望能给些小“惊喜”呢。
  看老魔姿态虽有些令绝望可白夜却未蹶振而取出柄宛若全身石料包裹近似完全石化长剑。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