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准备考试

下载免费读
下午5点,落日的余晖,仍旧将城市照得通亮,赵涵和几个新熟识起来的同学告别。
  她下楼后,正要到路边坐公交回家的时候,却见李双越将车开了过来。
  “咦,闻人老师不是2点就下班么?”她坐上车子,有些诧异道。
  “哦,少爷说,现在赵总唯一的儿子进去了,心情必然难过,肯定顾不上你。事情刚刚结束,就怕万一再有个波折,就让我留下来接你。”李双越诚恳道。
  赵涵闻言顿时十分感动,然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旁白。
  “李双越表面看起来很敦厚,但谁又能知道,这个人撒起谎来,眼都不眨一下。闻人升完全没有说过这些,这一切都是他的自我主张。”
  “呃,谢,谢谢李哥。”赵涵有点尴尬,心底又闪过一阵暖流。
下午5点,落日的余晖,仍旧将城市照得通亮,赵涵和几个新熟识起来的同学告别。
  她下楼后,正要到路边坐公交回家的时候,却见李双越将车开了过来。
  “咦,闻人老师不是2点就下班么?”她坐上车子,有些诧异道。
  “哦,少爷说,现在赵总唯一的儿子进去了,心情必然难过,肯定顾不上你。事情刚刚结束,就怕万一再有个波折,就让我留下来接你。”李双越诚恳道。
  赵涵闻言顿时十分感动,然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旁白。
  “李双越表面看起来很敦厚,但谁又能知道,这个人撒起谎来,眼都不眨一下。闻人升完全没有说过这些,这一切都是他的自我主张。”
  “呃,谢,谢谢李哥。”赵涵有点尴尬,心底又闪过一阵暖流。
  没想到只与李哥见过几次,对方就会为自己专门考虑这么多。
  车开到半路,李双越又不动声色地说着:“明天就是周六,照例要进行大扫除,几次请来的钟点工都不靠谱……”
  “嗯,我明天一定帮李哥整理干净。”赵涵转头看向窗外。
  早该明白的,只会有无缘无故的恨,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除非那人是你爹妈……
  …………
  车子返回闻人升别墅,打开自动院门后,两人就看见一辆银白色轿车停在院内停车场,下车后,两人又听到一阵低低的争吵声。
  “闻人德,你够可以的,不到40的人,天天就宅在家里,吃儿子的,喝儿子的,住儿子的……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你才是儿子,我儿子却在辛苦当爹!”
  一个有些清冷的女声,正在呵斥着某人。
  赵涵一阵诧异,有点尴尬,停住脚步,听内容好像是老师的父母在吵架?
  她当然知道闻人升有父母,而且是在分居状态,这点功课肯定她还是做过的。
  李双越却是脸上带有喜色,快步上前,推开别墅大厅的门。
  赵涵只能跟上。
  “太太,您回来了?”李双越刚刚进门,就开口问候。
  这个世界,与闻人升的前世毕竟不同,因为神州一直没有过大起大落,所以过往很多称呼,还在延续。
  赵涵同样进来,就看到一位女子,侧脸看过去很是年轻,正单手指着躺在沙发上喝酒的一个中年男子,呵斥着。
  见到有人进来,女子才停下来。
  “哦,是小李啊,这些年辛苦你了。”女子转头看过来。
  赵涵看过去,对方相貌清丽,她都不敢相信这会是闻人升的母亲,说是姐姐也没人怀疑。
  闻人德勉强从沙发上爬起来,醉眼朦胧道:“行了行了,欧阳玲,有外人在,给我点面子。”
  “哼,那我儿子呢?”欧阳玲不再争吵,声音低下来。
  “少爷下午回来的时候说,他要准备下次的评委资格考试,也就是三年一次的异种宿主资格审核,现在应该是在书房内温书。”李双越恭敬地伺候在一旁,认真答着。
  “好,好,我儿子就是厉害,才二十岁,这么年轻就能和那些四五十的老家伙平起平坐,真是太好了!”欧阳玲听到这里,脸上顿时充满着光彩,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
  她完全将赖在沙发上的闻人德抛在脑后,开始在大厅来回激动地走着。
  “果然,我这次回来是对的,”欧阳玲很快站住脚步,从手上提的一个挎包里,掏出一本封皮有些陈旧的线装书,“小李,你待会把它拿给少爷,我就先走了。”
  “太太,您不留下吃晚饭么?”李双越上前双手接过书,多问了一句。
  “算了,我儿子既然要备考,我这次还是不打扰他了。等这事过后,我再回来。”欧阳玲脸上露出一丝意动之色,但还是拒绝道。
  “好吧,太太,我会把书给少爷的。”李双越没有多说,拿着书退到一旁。
  欧阳玲送完书,又瞪一眼闻人德,突然上前将一罐没开封的啤酒拉开,然后径直倒在他头上,然后“噔噔”地转身就走。
下午5点落日余晖仍旧将城市照得通亮赵涵和几新熟识起来同学告别。
  她下楼后正要到路边坐公交回家时候却见李双越将车开过来。
  “咦闻老师2点就下班么?”她坐上车子有些诧异道。
  “哦少爷说现在赵总唯儿子进去心情必然难过肯定顾上。事情刚刚结束就怕万再有波折就让留下来接。”李双越诚恳道。
  赵涵闻言顿时十分感动然而脑海中突然闪过道旁白。
  “李双越表面看起来很敦厚但谁又能知道撒起谎来眼都眨下。闻升完全没有说过些切都自主张。”
  “呃谢谢谢李哥。”赵涵有点尴尬心底又闪过阵暖流。
  没想到只与李哥见过几次对方就会为自己专门考虑么多。
  车开到半路李双越又动声色地说着:“明天就周六照例要进行大扫除几次请来钟点工都靠谱……”
  “嗯明天定帮李哥整理干净。”赵涵转头看向窗外。
  早该明白只会有无缘无故恨会有无缘无故爱除非那爹妈……
  …………
  车子返回闻升别墅打开自动院门后两就看见辆银白色轿车停在院内停车场下车后两又听到阵低低争吵声。
  “闻德够可以到40天天就宅在家里吃儿子喝儿子住儿子……知道看到还以为才儿子儿子却在辛苦当爹!”
  有些清冷女声正在呵斥着某。
  赵涵阵诧异有点尴尬停住脚步听内容像老师父母在吵架?
  她当然知道闻升有父母而且在分居状态点功课肯定她还做过。
  李双越却脸上带有喜色快步上前推开别墅大厅门。
  赵涵只能跟上。
  “太太您回来?”李双越刚刚进门就开口问候。
  世界与闻升前世毕竟同因为神州直没有过大起大落所以过往很多称呼还在延续。
  赵涵同样进来就看到位女子侧脸看过去很年轻正单手指着躺在沙发上喝酒中年男子呵斥着。
  见到有进来女子才停下来。
  “哦小李啊些年辛苦。”女子转头看过来。
  赵涵看过去对方相貌清丽她都敢相信会闻升母亲说姐姐也没怀疑。
  闻德勉强从沙发上爬起来醉眼朦胧道:“行行欧阳玲有外在给点面子。”
  “哼那儿子呢?”欧阳玲再争吵声音低下来。
  “少爷下午回来时候说要准备下次评委资格考试也就三年次异种宿主资格审核现在应该在书房内温书。”李双越恭敬地伺候在旁认真答着。
  “儿子就厉害才二十岁么年轻就能和那些四五十老家伙平起平坐真太!”欧阳玲听到里脸上顿时充满着光彩整都在发光样。
  她完全将赖在沙发上闻德抛在脑后开始在大厅来回激动地走着。
  “果然次回来对”欧阳玲很快站住脚步从手上提挎包里掏出本封皮有些陈旧线装书“小李待会把它拿给少爷就先走。”
  “太太您留下吃晚饭么?”李双越上前双手接过书多问句。
  “算儿子既然要备考次还打扰。等事过后再回来。”欧阳玲脸上露出丝意动之色但还拒绝道。
  “太太会把书给少爷。”李双越没有多说拿着书退到旁。
  欧阳玲送完书又瞪眼闻德突然上前将罐没开封啤酒拉开然后径直倒在头上然后“噔噔”地转身就走。
下午5点,落日的余晖,仍旧将城市照得通亮,赵涵和几个新熟识起来的同学告别。
  她下楼后,正要到路边坐公交回家的时候,却见李双越将车开了过来。
  “咦,闻人老师不是2点就下班么?”她坐上车子,有些诧异道。
  “哦,少爷说,现在赵总唯一的儿子进去了,心情必然难过,肯定顾不上你。事情刚刚结束,就怕万一再有个波折,就让我留下来接你。”李双越诚恳道。
  赵涵闻言顿时十分感动,然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旁白。
  “李双越表面看起来很敦厚,但谁又能知道,这个人撒起谎来,眼都不眨一下。闻人升完全没有说过这些,这一切都是他的自我主张。”
  “呃,谢,谢谢李哥。”赵涵有点尴尬,心底又闪过一阵暖流。
  没想到只与李哥见过几次,对方就会为自己专门考虑这么多。
  车开到半路,李双越又不动声色地说着:“明天就是周六,照例要进行大扫除,几次请来的钟点工都不靠谱……”
  “嗯,我明天一定帮李哥整理干净。”赵涵转头看向窗外。
  早该明白的,只会有无缘无故的恨,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除非那人是你爹妈……
  …………
  车子返回闻人升别墅,打开自动院门后,两人就看见一辆银白色轿车停在院内停车场,下车后,两人又听到一阵低低的争吵声。
  “闻人德,你够可以的,不到40的人,天天就宅在家里,吃儿子的,喝儿子的,住儿子的……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你才是儿子,我儿子却在辛苦当爹!”
  一个有些清冷的女声,正在呵斥着某人。
  赵涵一阵诧异,有点尴尬,停住脚步,听内容好像是老师的父母在吵架?
  她当然知道闻人升有父母,而且是在分居状态,这点功课肯定她还是做过的。
  李双越却是脸上带有喜色,快步上前,推开别墅大厅的门。
  赵涵只能跟上。
  “太太,您回来了?”李双越刚刚进门,就开口问候。
  这个世界,与闻人升的前世毕竟不同,因为神州一直没有过大起大落,所以过往很多称呼,还在延续。
  赵涵同样进来,就看到一位女子,侧脸看过去很是年轻,正单手指着躺在沙发上喝酒的一个中年男子,呵斥着。
  见到有人进来,女子才停下来。
  “哦,是小李啊,这些年辛苦你了。”女子转头看过来。
  赵涵看过去,对方相貌清丽,她都不敢相信这会是闻人升的母亲,说是姐姐也没人怀疑。
  闻人德勉强从沙发上爬起来,醉眼朦胧道:“行了行了,欧阳玲,有外人在,给我点面子。”
  “哼,那我儿子呢?”欧阳玲不再争吵,声音低下来。
  “少爷下午回来的时候说,他要准备下次的评委资格考试,也就是三年一次的异种宿主资格审核,现在应该是在书房内温书。”李双越恭敬地伺候在一旁,认真答着。
  “好,好,我儿子就是厉害,才二十岁,这么年轻就能和那些四五十的老家伙平起平坐,真是太好了!”欧阳玲听到这里,脸上顿时充满着光彩,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
  她完全将赖在沙发上的闻人德抛在脑后,开始在大厅来回激动地走着。
  “果然,我这次回来是对的,”欧阳玲很快站住脚步,从手上提的一个挎包里,掏出一本封皮有些陈旧的线装书,“小李,你待会把它拿给少爷,我就先走了。”
  “太太,您不留下吃晚饭么?”李双越上前双手接过书,多问了一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