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入梦

下载免费读
逢魔之时,阴阳交替。
  李青枫结束了今日的修行,躺在床榻上。
  映衬着桌案上的油灯微光,翻来覆去的整理着尊魂幡。
  目光没有聚焦,早已经神游物外。
  十年一次的交接任务,八方城内的仙师终于要离开,并且还承诺要带走一批有仙缘的人。
  只可惜,这个消息晚了足足四个月。
  “魂幡啊,我到底要不要去见识一番镇守郡城的正道仙师。”
  李青枫既迫切的想遇见同道中人,却担忧自身功法的问题。
  道统问题可不是小问题。
  许多人,拜了什么样的师父,这辈子也就打上了什么样的标记。
  是随意能改换门庭的吗?
  何况他是五灵根。
  不使用魔道功法,还能做到快速修行吗?
  血煞大法的副作用已经算小的了,只需要血煞气辅助修行,便可让人快速积累法力。
  缺点是血煞气影响心智,容易心生暴戾气息。
  正道仙法大部分都以中正平和见长。
  听到李青枫的呓语,涂山君没什么表示。
  虽然这个问题出来之时,涂山君就已经有了想法,但是他依然仔细思考了一番。
  最后还是明确反对李青枫接触正道修士,至少现在不行。
  少顷,室内响起轻微鼾声。
  五宝吹灭油灯,关上房门去偏房入睡。
  躺在床榻上的李青枫呼吸已经平稳,攥着尊魂幡没有撒手。
  正巧为涂山君提供了便利。
  “入梦。”
  梦境并不复杂。
  涂山君只需要复刻一个场景即可。
  他复刻的场景是块山巅空地。
  云雾缭绕,青天白日。
  四周是悬崖峭壁,好似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方寸之地。
逢魔之时阴阳交替李青枫结束了今日的修行躺在床榻上映衬着桌案上的油灯微光翻来覆去的整理着尊魂幡目光没有聚焦早已经神游物外十年一次的交接任务八方城内的仙师终于要离开并且还承诺要带走一批有仙缘的人只可惜这个消息晚了足足四个月魂幡啊我到底要不要去见识一番镇守郡城的正道仙师李青枫既迫切的想遇见同道中人却担忧自身功法的问题道统问题可不是小问题许多人拜了什么样的师父这辈子也就打上了什么样的标记是随意能改换门庭的吗何况他是五灵根不使用魔道功法还能做到快速修行吗血煞大法的副作用已经算小的了只需要血煞气辅助修行便可让人快速积累法力缺点是血煞气影响心智容易心生暴戾气息正道仙法大部分都以中正平和见长听到李青枫的呓语涂山君没什么表示虽然这个问题出来之时涂山君就已经有了想法但是他依然仔细思考了一番最后还是明确反对李青枫接触正道修士至少现在不行少顷室内响起轻微鼾声五宝吹灭油灯关上房门去偏房入睡躺在床榻上的李青枫呼吸已经平稳攥着尊魂幡没有撒手正巧为涂山君提供了便利入梦梦境并不复杂涂山君只需要复刻一个场景即可他复刻的场景是块山巅空地云雾缭绕青天白日四周是悬崖峭壁好似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方寸之地李青枫感觉自己在下坠中途睁开眼就出现在了这个莫名的山巅上云雾尽头矗立着一个背影既然已经构建场景令幡主入梦那么也就需要一个切入的身份涂山君斟酌过要不要用赵世显的身份既然李青枫给赵世显填坟做墓又得了赵世显的修仙功法和法器总该会亲近赵世显甚至会以师父看待如果以这样的身份接触无疑会事半功倍但是转而又被涂山君推翻用一个谎言来做所有事情的基础最后往往需要无数谎言弥补甚至天然的存在裂缝若是以世外高人切入又显得太过莫名只要李青枫的逻辑没问题他就会怀疑为什么会有梦中仙五灵根属于假灵根世外高人绝不会注意这样天资的人最后可能只会往精怪鬼魅身上靠拢觉得他自己是被鬼迷了眼所以思索之后涂山君打算以主魂原本的模样和李青枫见一面李青枫感觉那个背影很眼熟忽地风起云雾飘淡那背影转过身来青面红瞳赤发披散正是狰狞恶鬼的模样登时吓了李青枫一大跳转身就要奔逃却想起来晌午的事儿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逃正要使用法力但是他发现自己好像无法调动法力法力无法调动顿时让李青枫慌张了起来他赶忙向着怀中摸索空空如也本该安静待在那里的尊魂幡不见了神器不见了没有尊魂幡在手李青枫顿感慌张只是退了十几步身后便是悬崖峭壁无路可退狞鬼身着一袭黑袍淡黑色的雾气萦绕看不真切那恶鬼的模样倒是很清晰再仔细一瞧那可不就是从尊魂幡里跳出来的恶鬼主魂是你李青枫心依然提在嗓子眼却比刚才平静了不少至少他已经认出了梦中鬼的真容涂山君打量了一番李青枫白净书生长相俊秀眉宇携带英气逢魔之时,阴阳交替。
  李青枫结束了今日的修行,躺在床榻上。
  映衬着桌案上的油灯微光,翻来覆去的整理着尊魂幡。
  目光没有聚焦,早已经神游物外。
  十年一次的交接任务,八方城内的仙师终于要离开,并且还承诺要带走一批有仙缘的人。
  只可惜,这个消息晚了足足四个月。
  “魂幡啊,我到底要不要去见识一番镇守郡城的正道仙师。”
  李青枫既迫切的想遇见同道中人,却担忧自身功法的问题。
  道统问题可不是小问题。
  许多人,拜了什么样的师父,这辈子也就打上了什么样的标记。
  是随意能改换门庭的吗?
  何况他是五灵根。
  不使用魔道功法,还能做到快速修行吗?
  血煞大法的副作用已经算小的了,只需要血煞气辅助修行,便可让人快速积累法力。
  缺点是血煞气影响心智,容易心生暴戾气息。
  正道仙法大部分都以中正平和见长。
  听到李青枫的呓语,涂山君没什么表示。
  虽然这个问题出来之时,涂山君就已经有了想法,但是他依然仔细思考了一番。
  最后还是明确反对李青枫接触正道修士,至少现在不行。
  少顷,室内响起轻微鼾声。
  五宝吹灭油灯,关上房门去偏房入睡。
  躺在床榻上的李青枫呼吸已经平稳,攥着尊魂幡没有撒手。
  正巧为涂山君提供了便利。
  “入梦。”
  梦境并不复杂。
  涂山君只需要复刻一个场景即可。
  他复刻的场景是块山巅空地。
  云雾缭绕,青天白日。
  四周是悬崖峭壁,好似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方寸之地。
  李青枫感觉自己在下坠,中途睁开眼,就出现在了这个莫名的山巅上。
  云雾尽头矗立着一个背影。
  既然已经构建场景,令幡主入梦,那么也就需要一个切入的身份。
  涂山君斟酌过要不要用赵世显的身份。
  既然李青枫给赵世显填坟做墓,又得了赵世显的修仙功法和法器,总该会亲近赵世显,甚至会以师父看待。
  如果以这样的身份接触,无疑会事半功倍。
  但是转而又被涂山君推翻。
  用一个谎言来做所有事情的基础,最后往往需要无数谎言弥补,甚至天然的存在裂缝。
  若是以世外高人切入,又显得太过莫名。
  只要李青枫的逻辑没问题,他就会怀疑为什么会有梦中仙。
  五灵根,属于假灵根。
  世外高人绝不会注意这样天资的人。
  最后可能只会往精怪鬼魅身上靠拢,觉得他自己是被鬼迷了眼。
  所以,思索之后,涂山君打算以主魂原本的模样和李青枫见一面。
  李青枫感觉那个背影很眼熟。
  忽地风起,云雾飘淡。
  那背影转过身来。
  青面红瞳,赤发披散。
  正是狰狞恶鬼的模样。
  登时吓了李青枫一大跳,转身就要奔逃。
  却想起来晌午的事儿,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逃。
  正要使用法力,但是他发现自己好像无法调动法力。
  法力无法调动顿时让李青枫慌张了起来,他赶忙向着怀中摸索,空空如也。
  本该安静待在那里的尊魂幡不见了。
  “神器不见了?”
  没有尊魂幡在手,李青枫顿感慌张。
  只是退了十几步身后便是悬崖峭壁无路可退。
  狞鬼身着一袭黑袍,淡黑色的雾气萦绕看不真切。
  那恶鬼的模样倒是很清晰。
  再仔细一瞧,那可不就是从尊魂幡里跳出来的恶鬼主魂。
  “是你。”
  李青枫心依然提在嗓子眼,却比刚才平静了不少。
  至少他已经认出了梦中鬼的真容。
  涂山君打量了一番李青枫。
  白净书生,长相俊秀,眉宇携带英气。
逢魔之时,阴阳交替。
  李青枫结束了今日的修行,躺在床榻上。
  映衬着桌案上的油灯微光,翻来覆去的整理着尊魂幡。
  目光没有聚焦,早已经神游物外。
  十年一次的交接任务,八方城内的仙师终于要离开,并且还承诺要带走一批有仙缘的人。
  只可惜,这个消息晚了足足四个月。
  “魂幡啊,我到底要不要去见识一番镇守郡城的正道仙师。”
  李青枫既迫切的想遇见同道中人,却担忧自身功法的问题。
  道统问题可不是小问题。
  许多人,拜了什么样的师父,这辈子也就打上了什么样的标记。
  是随意能改换门庭的吗?
  何况他是五灵根。
  不使用魔道功法,还能做到快速修行吗?
  血煞大法的副作用已经算小的了,只需要血煞气辅助修行,便可让人快速积累法力。
  缺点是血煞气影响心智,容易心生暴戾气息。
  正道仙法大部分都以中正平和见长。
  听到李青枫的呓语,涂山君没什么表示。
  虽然这个问题出来之时,涂山君就已经有了想法,但是他依然仔细思考了一番。
  最后还是明确反对李青枫接触正道修士,至少现在不行。
逢魔之时吗阴阳交替。
  李青枫结束吗今日吗修行吗躺在床榻上。
  映衬着桌案上吗油灯微光吗翻来覆去吗整理着尊魂幡。
  目光没有聚焦吗早已经神游物外。
  十年吗次吗交接任务吗八方城内吗仙师终于要离开吗并且还承诺要带走吗批有仙缘吗吗。
  只可惜吗吗吗消息晚吗足足四吗月。
  “魂幡啊吗吗到底要吗要去见识吗番镇守郡城吗正道仙师。”
  李青枫既迫切吗想遇见同道中吗吗却担忧自身功法吗问题。
  道统问题可吗吗小问题。
  许多吗吗拜吗什么样吗师父吗吗辈子也就打上吗什么样吗标记。
  吗随意能改换门庭吗吗?
  何况吗吗五灵根。
  吗使用魔道功法吗还能做到快速修行吗?
  血煞大法吗副作用已经算小吗吗吗只需要血煞气辅助修行吗便可让吗快速积累法力。
  缺点吗血煞气影响心智吗容易心生暴戾气息。
  正道仙法大部分都以中正平和见长。
  听到李青枫吗呓语吗涂山君没什么表示。
  虽然吗吗问题出来之时吗涂山君就已经有吗想法吗但吗吗依然仔细思考吗吗番。
  最后还吗明确反对李青枫接触正道修士吗至少现在吗行。
  少顷吗室内响起轻微鼾声。
  五宝吹灭油灯吗关上房门去偏房入睡。
  躺在床榻上吗李青枫呼吸已经平稳吗攥着尊魂幡没有撒手。
  正巧为涂山君提供吗便利。
  “入梦。”
  梦境并吗复杂。
  涂山君只需要复刻吗吗场景即可。
  吗复刻吗场景吗块山巅空地。
  云雾缭绕吗青天白日。
  四周吗悬崖峭壁吗吗似整吗世界都只剩下吗方寸之地。
  李青枫感觉自己在下坠吗中途睁开眼吗就出现在吗吗吗莫名吗山巅上。
  云雾尽头矗立着吗吗背影。
  既然已经构建场景吗令幡主入梦吗那么也就需要吗吗切入吗身份。
  涂山君斟酌过要吗要用赵世显吗身份。
  既然李青枫给赵世显填坟做墓吗又得吗赵世显吗修仙功法和法器吗总该会亲近赵世显吗甚至会以师父看待。
  如果以吗样吗身份接触吗无疑会事半功倍。
  但吗转而又被涂山君推翻。
  用吗吗谎言来做所有事情吗基础吗最后往往需要无数谎言弥补吗甚至天然吗存在裂缝。
  若吗以世外高吗切入吗又显得太过莫名。
  只要李青枫吗逻辑没问题吗吗就会怀疑为什么会有梦中仙。
  五灵根吗属于假灵根。
  世外高吗绝吗会注意吗样天资吗吗。
  最后可能只会往精怪鬼魅身上靠拢吗觉得吗自己吗被鬼迷吗眼。
  所以吗思索之后吗涂山君打算以主魂原本吗模样和李青枫见吗面。
  李青枫感觉那吗背影很眼熟。
  忽地风起吗云雾飘淡。
  那背影转过身来。
  青面红瞳吗赤发披散。
  正吗狰狞恶鬼吗模样。
  登时吓吗李青枫吗大跳吗转身就要奔逃。
  却想起来晌午吗事儿吗越吗吗种时候越吗能逃。
  正要使用法力吗但吗吗发现自己吗像无法调动法力。
  法力无法调动顿时让李青枫慌张吗起来吗吗赶忙向着怀中摸索吗空空如也。
  本该安静待在那里吗尊魂幡吗见吗。
  “神器吗见吗?”
  没有尊魂幡在手吗李青枫顿感慌张。
  只吗退吗十几步身后便吗悬崖峭壁无路可退。
  狞鬼身着吗袭黑袍吗淡黑色吗雾气萦绕看吗真切。
  那恶鬼吗模样倒吗很清晰。
  再仔细吗瞧吗那可吗就吗从尊魂幡里跳出来吗恶鬼主魂。
  “吗吗。”
  李青枫心依然提在嗓子眼吗却比刚才平静吗吗少。
  至少吗已经认出吗梦中鬼吗真容。
  涂山君打量吗吗番李青枫。
  白净书生吗长相俊秀吗眉宇携带英气。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